快三彩票网址

花639万买一首歌的cp粉到底在想什么

来源:腾讯新闻贵圈 作者: 发布日期:2020-11-02
用过即弃,仿佛是CP粉逃不掉的宿命。电视剧营销需要他们,艺人出圈也需要他们——但这些都是一时的,毕竟,没人愿意将自己的事业终身与另外一个人捆绑在一起。至于CP粉,出于一点乐趣和寄托,他们心甘情愿地沉浸在想象里,收获心碎一场。

文 | 郝相尚

编辑 | 露冷

花639万买一首歌的时间,听上去匪夷所思。

时代少年团周年演唱会即将开启,为了将同为16岁的严浩翔与贺峻霖送上合作舞台,“翔霖CP粉”努力打投,贡献了63972860朵小葵花,花费约 639万元。

时代少年团综艺《少年ON FIRE》第一场公演,严浩翔与贺峻霖合作舞台《做我的猫》宣传海报

这639万元具有双重意义。

一方面,再次验证了CP营销可以做成一门大生意——近些年走红的明星、爆红的电视剧,背后几乎都有强大的CP加持,“炒CP”成了当代娱乐营销人必修的功课。另一方面,这笔7位数的开销再次被当作CP粉“疯魔”的证据,“脑子好像确实有点问题”,是唯粉和路人对此的一致评价。

这就是当代CP粉的生存处境。新时代的年轻偶像挟CP而红;而每当红利吃尽,要继续发展,CP便成了必须告别的过去式。唯粉担心自己的偶像被吸血、捆绑,时时想着拆CP、手撕CP粉。

就这样,没人待见的CP粉一步步沦为粉圈底层,在夹缝中艰难地发光发热。

粉红色韭菜

一个多月后,许丹才想明白自己可能是被利用了。

9月20日,《琉璃》剧组在杭州举办收官云歌会,她向领导请了假,专程从北京赶过去“嗑糖”。

活动现场分为三个区域,对应不同价位的门票,粉丝们需要在平台上充值送礼,获得抢门票的资格。许丹是这部电视剧男女主演的CP粉,最终她幸运地“只花了1080元”,抢到B区座位——现场14排座位中的第3排,位置靠右,距离舞台“真的很近”。最贵的座位在第一排的中间位置,它属于一名花了1万多元的男青年,也是CP粉。

剧里,司凤与璇玑组成“初遇夫妇”,甜蜜场面一个接着一个。剧外,主创们也在各种直播中有意识地将粉红色泡泡越吹越大。8月16日晚的直播中,男女主角成毅和袁冰妍被要求还原剧中一场吻戏。成毅没有拒绝,捧着袁冰妍的脸慢慢靠近,后者突然亲了上去。CP粉们炸了,他们心满意足地跑去官微留言:“这场直播圆满了。”

带着“吃狗粮”的期待,《琉璃》的CP粉从全国各地赶往杭州,兴致勃勃地准备迎接舞台上的“高糖”时刻。但他们很快发现,现场气氛不太对劲,整场活动下来,几乎没有眼神交流。尤其是成毅,明显在避嫌。“只要他俩同时出现,男方肯定是板着一张脸,很冷漠的脸。”

2020年9月20日,杭州,《琉璃》收官云歌会,当晚“成毅袁冰妍避嫌好明显”登上热搜(图源:视觉中国)

此时,粉丝群里炸开了锅,“这是正主下场拆CP了”。

群里的小伙伴原本相约活动结束后一同去吃海底捞,但现在,伤心令他们无法相聚。很多人指责成毅不营业,不尊重女方。当晚,成毅连夜掉粉,“据说掉了12万”。

有人愤恨地退出群聊,临走前留言:“我再也不要提他们俩了。”还有女生在群里详细描述了活动现场的心碎瞬间——她大喊“初遇夫妇”时,她确信,台上的男主角转过头来,朝她的方向瞪了一眼。这个眼神让她有了被人背叛的感觉。她说完此事,退群了。

1080元不是个小数目,许丹意识到,云歌会举办的时候,剧都播完了,他们就是来收割最后一茬韭菜的。

《琉璃》是近年来又一部借助CP走红的电视剧。此前的成功案例不少,最著名的就是《陈情令》了——在电视剧播出后,主创们陆续在上海、天津、南京、广州、郑州举办过多场粉丝活动;在泰国曼谷举办的见面会,门票从1800元一路飙升到80000元。

2019年11月2日,南京,陈情令国风音乐演唱会现场,主演肖战、王一博同台合唱(图源:视觉中国)

《琉璃》8月6日开播后,剧方依靠CP营销获得了小范围火爆。官微每天物料不断,先是甜蜜的剧情卡段,接着是男女主角的高甜花絮、表情包、壁纸——物料带着话题标签,意图再明显不过:#司凤床咚璇玑# #璇玑亲司凤# #司凤壁咚璇玑##司凤璇玑合体#......

闻糖而动的CP粉自发进行着充满想象力的二次创作。在B站,男女主同框视频被一帧帧慢放,粉丝们拿着放大镜,解读男女主角的微表情,通过嘴型的蠕动猜测对话内容,将其放大,辅以音乐。经过花式剪辑,视频拥有了新的生命,其中播放量最高的超过51万。

在微博,CP粉与官微积极互动。他们写CP文、画图、在超话打卡,热情讨论观剧感受。剧播期间,《琉璃》上了147次热搜,其中与CP有关的话题占了大多数。

CP粉成了电视剧营销人最好的伙伴。他们为爱发电,源源不断地输出更多可供传播的话题。他们二次创作的物料更具话题度和社交价值,爱情被以不同的方式解读,总有一款击中公众情绪。

半真半假

“磕CP的妙处就是半真半假。”许丹感慨。那种甜蜜,类似于追言情剧、看爱情小说,但又与二者有所区别。电视剧与小说讲述的是已成定局的故事,而CP既提供了人设和故事框架,又恰到好处地留下足够的臆想空间。同演一出戏,戏外有营业,那就有大量素材可供解读、联想。

总之,这是一条流动变化的感情脉络,拥有无限可能性,旁观者也可以参与其中,为其指定命运方向。就连发布会上的窃窃私语,男方为女方拧开矿泉水瓶盖子,都能让CP粉甜上好久。

《琉璃》成就了两个CP超话。“初遇夫妇”,超话排名前10;另一个更为隐晦的是“冰橙汁”——取自袁冰妍的“冰”和成毅的“成”,一度挤进微博CP超话榜第2名。“初遇”和“冰橙汁”的区别在于,前者嗑的是剧中角色,后者嗑的是演员本人。

《琉璃》剧中男女主大婚当晚,cp粉集体换头像庆祝,“冰橙汁”一度高居微博CP超话榜第2位,仅次于“博君一肖”

通常情况下,剧中CP容易被接受,因为人物关系建立在角色基础上,有精巧构建的爱情线加持,观众容易信服。而一旦CP粉把对角色的感情转换到演员身上,就很容易被唯粉围追堵截。

CP粉的人数优势在电视剧播放前期,随着剧集收尾,他们无糖可嗑,逐渐势弱。此时,唯粉数量不断增长,逐渐掌握话语权。

从艺人角度来看,CP解体、各自发展也是必然的结局。偶像要维系流量,必须靠唯粉。“CP粉不长久的,”许丹实话实说,“时间一长,两人也不合体了,谁还能去追?”

作为王俊凯的唯粉,很多道理许丹都懂。最初,TFBOYS正是靠打造“凯源CP”破圈的。正式成立前,王俊凯和王源凭借合唱《一个像夏天,一个像秋天》《洋葱》《董小姐》等歌曲走红网络,为他们积累了最初的粉丝。一度,易烊千玺被认为是个多余的后来者,受到凯源CP粉的排挤。

自动播放
详情点击广告剩余: 42秒

即便后来凯源刻意减少互动,粉丝们每年依然会举办双人应援活动。2017年,凯源大幅写真被送上重庆各个轻轨站,出现在解放碑巨型LED屏上。2018年,凯源CP拿下超话榜榜首。

时代峰峻的CP营销策略一度引导了风潮。后来随着TFBOYS壮大,三位成员都自带强大的粉丝与流量,CP粉才被彻底分化。如今,作为TFBOYS的师弟团,时代少年团又一次炒起了CP,639万买一个舞台,再次验证了CP营销的商业价值。但作为一种宿命,每个人都再清楚不过,早晚要迎来拆CP的一天。

用过即弃

即便是在粉圈,CP粉也在鄙视链的最底端。

9月20日云歌会活动现场,许丹右手边的粉丝举着成毅的灯牌。左手边,她“偷摸聊了一下”,对方压低音量,表明身份:“我也是CP粉。”这个女生告诉许丹,她曾进入成毅微博粉丝群,但很快被踢了出来,因为她点赞过初遇CP相关微博,进群后立刻被人验出:“你是CP粉,这里不让进。”

CP粉的处境总是如此。在长期与唯粉的较量中,为了证明自己存在的“正义性”,一些CP粉更加努力为偶像花钱。比如,成立于2019年8月27日的“博肖爱心联盟”,一年内参与支持了41个公益项目,总捐款金额超过2750万元,光是希望小学一项,截至2020年6月底,博肖girl们已经筹集1409万元,按照每所希望小学50万的标准,共可援建28所。

应援物资的派发、氪的金,CP粉尽力做到不偏不倚,永远对等。可即便如此,他们也会因为“原本可以为一个人花的钱被分成了两半”,受到唯粉的质疑。

做一名合格的CP粉,需要小心翼翼。“在微博上发言都还是挺克制的,KOL发微博都是仅粉丝可见。”“博肖girl”李悦说,夹在两位顶级流量中间,就算嗑到糖,大家都会互相劝告缓一缓,过几天再把物料放出来。更有不少CP粉转战绿洲,常常半夜发,发完没多久就删掉。

艰难的处境不会消磨他们的意志,真正能让CP粉心碎的,是来自正主的BE(bad ending)。

比如无尾熊CP。

2017年6月,潘玮柏与吴昕参加恋爱真人秀《我们相爱吧》,组成CP。节目在3个月后收官,无尾熊CP却营业到节目外。潘玮柏与吴昕一起出席时尚盛典,一起拍摄《时尚cosmo》情人节特辑,一起为澳门巴黎人酒店做代言。

2017年12月8日,吴昕与潘玮柏一同出席时尚盛典(图源:视觉中国)

尽管对潘玮柏的私生活有所耳闻,但CP粉苏迪一直心存侥幸,只要没人公布恋情,“就好像还有戏”。

心碎时刻在3年后到来。今年7月27日,潘玮柏在微博上宣布婚讯。无尾熊CP超话中,人们的情绪经历几次转变。刚开始,悲伤蔓延。接着,开始抽丝剥茧地罗列潘玮柏的恋爱时间线。他们感到愤怒,因为“潘玮柏从2015年就开始拍拖,2017年来参加节目”。苏迪说,CP粉们在意的不是二人是否终成眷属,他们在意的是“欺骗”。

苏迪出生于1996年,目前在香港读研。她小时候看过台剧《不良笑花》,知道潘玮柏。在她看来,潘玮柏就是因为炒CP翻红的。

CP梦碎后,回头想想,怎么看都是刻意营业的痕迹。潘玮柏在台湾上综艺节目,总会主动提起吴昕。传出绯闻,CP粉四处帮他澄清。出了专辑,工作人员暗示CP粉采购。开演唱会,据苏迪观察,现场“可能2/3都是CP粉”。

苏迪感慨,“CP粉是块砖,哪里需要往哪搬”,用完了,“还要把你扔掉。”

用过即弃,仿佛是CP粉逃不掉的宿命。电视剧营销需要他们,艺人出圈也需要他们——但这些都是一时的,毕竟,没人愿意将自己的事业终身与另外一个人捆绑在一起。至于CP粉,出于一点乐趣和寄托,他们心甘情愿地沉浸在想象里,收获心碎一场。

许丹还是有些放不下。据她观察,“冰橙汁”即便现在没有在一起,也不代表将来不可能。她跑去剧方官微下呼唤“二搭”(再次合作),因为吴奇隆和刘诗诗就是二搭时在一起的。

对李悦来说,虽然2020年的博君一肖没有任何表面上的互动,但她的CP仍然没有BE。嗑CP是她虚幻的安慰。她有时也想,这对CP这么忙,可能在逐渐疏远,之后自己嗑什么呢?

* 许丹、李悦、苏迪为化名

13123456789